暖玉生烟

【盗墓笔记】【瓶邪】雨村琐记—狗粮(下)

私家猫爷:

①想说的都在上篇。


②传送门:狗粮(上)  狗子  春困   青团   惊蛰


        胖子回来之后,对我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批评教育,说什么自己作的死,要自己扛着,不要妄想转移给别人,不然是要遭报应的。我哼了一声,但是也不敢不平衡了——鉴于我上次的所作所为,我被暂时除名的雨村隐居委员会(其实就仨人)一致投票通过第三号红头文件,就是让我连做一个月饭。意思就是,要么我好好悔改,要么大家一起死。胖子看我态度不够虔诚,就背起手来一副老书记的样子:“你这个小同志,心里不要有情绪。知错就改,党和人民是会张开怀抱接纳你滴。”我大怒:“吃狗粮的又不是你,少在那边瞎逼逼。”胖子往后一跳,装出一脸害怕的样子:“你竟然敢质疑人民的决定?灯光师照死他!”我和胖子在这边小学生吵架,能充当“灯光师”这一角色的似乎只有闷油瓶,但我回头一看,闷油瓶投完票就开始打瞌睡,刚刚我和胖子吵得比较忘我,才把他折腾醒了。他迷茫地看了我一眼,眼睛里还带着水汽。我噎了一下,决定不和胖子继续纠缠,要真和他较真下去就没完没了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段时间狗粮吃的速度尤其快,因为除了三张嘴,多了我一张嘴,虽然就吃一口,但每顿一口累积下来也不容小觑,所以这次买狗粮其实时间提前了不少。但我挑来挑去也不好做决定,毕竟,光看包装看不出那种狗粮比较好吃。我意意思思地踱到了试吃区,虽然时间临近中午,人和猫猫狗狗都不多,可不在家里我还是拉不下脸从狗粮盆里捡一块尝尝,但是如果不尝,我又绝对受不了再吃几个月不好吃的狗粮,所以看着狗粮的眼神就有点狰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位先生……”店员小姑娘声音都带着一点颤抖。我“嗯”了一声抬头看她,眼神没收住,把小姑娘吓得小退了一步。身边闷油瓶轻轻叹了口气,敲了敲玻璃柜台,把店员的注意力引了过去,然后指了指后面架子上试吃用的没拆过的某种狗粮。店员小姑娘轻轻舒了一口气:“嗯,要试这种吗。”说着就把那袋狗粮拿下来拆开了,还往地上和我们身后看:“你们家的小宝贝……呢……”闷油瓶在店员小姑娘拆开袋子后就伸手从袋子里捏了一点出来,递到我嘴边,我想也没想就张嘴吃了下去,嚼了嚼觉得比家里原来那种好吃多了,我看了店员姑娘一眼,发现她受到的惊吓更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老脸一红,但是故作镇定,以领导的姿态摆了摆手,跟闷油瓶说了句就这种吧,然后转身步伐稳健地走出了宠物店,但一出店门就几乎是落荒而逃,坐进车里驾驶室,趴在方向盘上根本不想抬头。过了一会儿闷油瓶回来了,把几袋狗粮放在放在后座,然后坐在了副驾驶上,摸了摸我的后脑勺。
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到家,我在阿花面前拆开那袋狗粮,正想吃一口,胖子却突然在外面叫我,出去一看,他又和隔壁大妈吵起来了,拉我助阵。这种事我平时一般是不参与的,但是今天憋了一肚子气,就很想发泄一下,于是撸起袖子也参与到了骂战当中。等硝烟平息,我心满意足地回到屋里,却发现那袋狗粮已经被吃了一半了,罪魁祸首阿花正翻着肚皮躺在一边,还惬意地打着小嗝。重点是,我并没有当着他的面吃一口新的狗粮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做了个深呼吸,告诉自己要冷静,这是二叔给我的超纯种西藏獚,和小满哥蛋蛋相处得这么好,都跟了我这么久了,千万不能一个冲动给掐死了。胖子嘴里愉快地哼着调子走了进来,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边的阿花,似乎明白了什么:“阿花早就不绝食了,上次我喂的东西都吃了,你不知道?小哥没跟你说?”我缓慢地回过头,看见闷油瓶刚刚洗完碗甩着手上的水走了进来。我默默抄起手,心想闷油瓶可比阿花耐打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闷油瓶当然不会站在原地让我家暴,我们从屋里一直打到了屋外,他并没有出全力跟我打,而那段时间我也因为身体的原因有坚持锻炼,所以居然可以不被完全牵制。最后是我先没力气了,一把推开闷油瓶,然后自己瘫到门口的躺椅上大喘气。闷油瓶进了屋不知道干什么去了,我在门口躺着感受着微风吹过汗湿的皮肤,很是享受,都快忘了为什么要和闷油瓶打架。
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闷油瓶又出来了,给我端了杯茶,我接过来喝了一口,舒舒服服地吐了口气,眼神一扫,看见了一边的小满哥。


        小满哥端正地蹲在一边,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我,仿佛在说:“能不能像我这样成熟点,我们还没嫌弃你跟我们抢口粮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怪我喽。


        别说,仔细想想还真怪我。

评论

热度(301)